欢迎来到南昌市民政局!

时时彩开奖hyei

微信公众号

信息公开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民政风采 >

南昌市民政局与唐琬和后任丈夫赵士程不期而遇

  
 
 
  绍兴之旅4-----沈园
        余去岁三月下旬抵绍,南昌市民政局重游了鲁迅故居,百草园,三味书屋和乌篷船水巷。虽两次散步至沈园门口,均未进去,甚是遗憾。今岁五月中旬抵绍,必去沈园,了此心愿。定要体会一下陆游先生当初柔肠寸断,撕心裂肺的感情经历。十九日晨九时许,天气灰蒙蒙的,我匆匆快步走向沈园,去追寻陆游的足迹。
        沈园位于绍兴市区东南的洋河弄。为越中著名园林沈园,又名沈氏园,南昌市民政局与唐琬和后任丈夫赵士程不期而遇本系沈氏私家花园,后因陆游和唐婉的爱情故事闻名,南昌市民政局原为沈姓旧业,是南宋时当地名园。园中有芦池,上有石板小桥,连同池边假山、水井,均为当年旧物。八百多年来,陆游那首饮泪题写在沈园粉墙上的词,不知倾倒了多少才子佳人、文人墨客,成为千古名篇,沈园亦藉此成为千古名园。 陆游和唐琬的悲剧故事开幕的时候,是1044年。那年陆游20岁,年少轻狂,正值新婚,况且娶的是青梅竹马的心仪之人,陆游年轻时,也常到沈园读书、吟诗。与才女唐琬结婚后,夫妻二人常常成双成对执手出没于沈园。后因陆游礼部考试被黜,陆父病逝,陆母迁怒于唐琬,生硬拆散了陆唐婚姻。
 
        南宋绍兴二十一年春,陆游只身游沈园,南昌市民政局与唐琬和后任丈夫赵士程不期而遇。唐琬看见陆游,又惊又喜,百感交集。赵士程理解唐琬,便让家童给陆游送去美酒佳肴,携唐琬悄然离去。陆游看见唐琬后,伤心欲绝,将酒一饮而尽,提笔在一堵粉墙上写下“红酥手,黄藤酒,满城春色宫墙柳。东风恶,欢情薄,一怀愁绪,几年离索。错,错,错。春如旧,人空瘦,泪痕红浥鲛绡透。桃花落,闲池阁,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。莫,莫,莫。”
        这首词流传到唐琬那里,深深触动其“一怀愁绪”,即和了一词:“世情薄,人情恶,雨送黄昏花易落。晓风干,泪痕残,欲笺心事,独语斜阑。难,难,难。人成各,今非昨,病魂常似秋千索。角声寒,夜阑珊,怕人寻问,咽泪妆欢。瞒,瞒,瞒。”唐琬感情淳朴,从此郁闷寡欢,不久便溘然去世;陆游闻讯,悲伤不已,遗憾终生。
        葫芦池曾是陆游与唐琬最后相见之处,除了粉墙上写的词牌(《钗头凤》),陆游还写了“伤心桥下春波绿,曾是惊鸿照影来”。“惊鸿”是曹植在《洛神赋》中形容美人的修辞。陆游诗句回忆了沈园的幽美和唐琬的绰约风姿。此外,还写了许多缅怀沈园葫芦池和唐琬的诗词,比如“可怜情种尽相思,千古伤心对此池。滴下钗头多少泪,沈家园里草犹悲!”
 
        陆游晚年入绍兴城,凡逢沈园开放之日,必入园中凭吊。在唐琬逝去40年之后的一天,陆游再一次来到沈园。此时的沈园,物是人非,陆游感慨万千,又作《沈园》二首:"城上斜阳画角哀,沈园非复旧池台..城南水陌又逢春,只见梅花不见人,  伤心桥下春波绿,曾是惊鸿照影来。 梦断香销四十年,沈园柳老不吹绵...乃陆游触景生情之作,此时距沈园邂逅唐氏已四十余年,但缱绻之情丝毫未减,反而随岁月之增而加深。 第一首诗回忆沈园相逢之事,悲伤之情充溢楮墨之间。 城上斜阳 ,不仅点明陆游唐琬的故事 陆游和唐琬的故事,是千古的悲剧,万世的传奇。 
        因陆游一生爱梅,增扩建的“问梅槛”(梅亭),便种植了许多梅,每至冬春之际,南昌市民政局近三百株梅开满了红、黄、白三色梅花,灿若朝霞,清香四溢。
 
        沈园很美,除了梅,还有柳、竹、桃、荷;除了梅亭,还有闲云亭,冷翠亭,六朝井亭和冠芳楼、孤鹤轩等十余处芳菲、清雅的景观。因陆游与唐琬的悲情故事深植其中,沈园又予人一种凄美的感觉——当然是深婉、优雅的凄美。
        芳魂去矣,天地在,日月也在,故人在何方?华清知玄宗,马嵬知贵妃,千古绝唱,天地知,人不知。
        沈园知唐婉,唐婉不知陆游归何方?
        午2时许,雨越下越大,虽然游兴未尽,但终了心愿,故撑伞离去........